顾瑾

生亦何欢 死亦何苦

落梅满南山(上)

(一)
叶修回到兰溪的时候,已经是梅花落尽的时节。
兰溪的梅花是蓝雨一绝,溪边最大的梅花树足足生长了有千年。此时碧色的烟雾缠绕着梅花瓣,一个飞升,一个飘落,别有一番意味。

叶修半躺在梅花树的枝桠上,慢悠悠地呼出一口烟雾,脸上似有似无地露出一抹笑意:“怎么今日喻尊主有这个闲工夫,也不用陪你家话痨啊?”
后方梅花树细枝一抖,抖落下来两片花瓣,轻巧巧地落在来人的衣襟上。

喻文州一笑,毫不在意他话中的调侃,伸手接了一朵花瓣,放在眼前。
“前辈这个样子,只怕是要借酒消愁了。”

花瓣白得透明,能看到叶修脸上快速消逝的一抹无奈。
“就算是想喝,也没那个酒量啊……”

“前辈,”朝着树上人的方向,喻文州虚虚地施了个礼“少天还在等我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还有啊,蓝桥他,可是很想前辈呢……”



(二)
叶修觉得,自己和许博远的缘分,多半还要归功于蓝雨的那个大话唠。
要不是蓝雨剑圣爱说话且嗜剑成性,叶修也不会选择看起来就容易迷路的南山梅花林躲起来,更不会迷迷糊糊晃晃悠悠就逛到了兰溪。

“黄少天那个话唠,每顿饭上来就逼酒,喻文州这个心脏也笑里藏刀地在后面劝。”
兰溪水清浅,叶修掬了一捧泼在脸上,灵台清明了些许。
“哥明明是来避风头的,现在弄得躲黄少天灌酒比剑还要避他说话,真是心累啊……”

溪水浮起喻文州的白衣和微笑:“自从前辈来了,少天也多了一个人说话,整个人开心多了呢。”

一颗白石子丢到了溪水里,打散了喻文州的幻影传书。
叶修百无聊赖,着手把玩着溪边的白石子,一眼瞥到溪内浅淡的蓝色倒影。

回首望去,落梅风舞,衣袂翩飞,淡蓝色的剑光闪烁其间,不见杀气,虽是陌上君子如玉,只觉得腰肢细软,翩翩似美人。




(三)
蓝桥最喜欢的习剑之地便是南山兰溪旁的梅花树下,大朵大朵的白梅花翩飞着落下,映衬着风格偏清秀的春雪剑,煞是好看。若是正得一两场春雪,蓝桥简直无心修习其他功课,直教在白雪梅花里舞剑舞出个天荒地老。

春易老他们是知道自家这个内家小师弟素来的性子,多不去打扰。喻文州黄少天等尊神则是事务繁忙,无心美景。故蓝桥压根就没有想到溪边还会有其他人在,一时舞剑舞得尽兴。

叶修见这小人儿舞得兴起,戏谑之心乍起,趁着酒意从人身后欺过去。一手搂住腰肢,一手袭向手腕,竟是顺着蓝桥的剑招随意挽了几个剑花,接上几式好看的别门剑招。

生长在蓝雨几百年,蓝河自知功力尚浅,一门心思虽全扑在蓝雨剑法上,但也稍稍晓得别门剑术。这一下心中警铃大作,原以为只是个身法轻盈功力稍强的登徒子,没想到竟旁通多家剑术,自己被反锢在那人怀中,春雪剑也受制,看不得真面容,只一股淡淡烟草味和酒香传来。

蓝桥心中正羞恼,不成想身后那人一个踉跄,向后仰去,连带着蓝桥摔坐在身上,两人一下滚落在草丛中。

待蓝桥好容易清了眼前金星,才发现登徒子竟然是尊主前几日带回来的别家尊神,此刻应是多饮了几杯,酒上了头,竟是沉沉睡去。

一笑倾城合唱版的mv真是甜炸了
两个人唱着唱着你搂我一下我搂你一下什么的
(/ω\)(/ω\)(/ω\)
甜到哭泣
手残配图截得不好看
真的甜!

瘾 叶修单恋独白

由陈楚生的《瘾》衍生来的一篇短小的片段,不是歌词,建议配合歌曲食用。

我能坐下吗,我叫叶修。

我在对面的角落里,坐了很久。

不知道你介不介意,我想抽支烟。

有人说,抽烟对身体不好。

之前快要戒掉了,现在应该是再也戒不掉了。

如果不是酒量的问题,我想我一定痛饮几杯。

我遇见他的时候,他眼里有璀璨的星光。

就这么看着我笑,像一个稚嫩的少年。

我嘲笑自己的懦弱,不敢前进也不敢后退。

可他的笑像是毒品,由着我越沉越深。



他们都在质疑,我也说不清道理。

更多的事情在等着我,我将他埋葬在心底。

不知道这样有没有意义,我以为他会等我回去。

直到有天我才发觉,他离我越来越远。

没有过承诺更没有争吵,就是单纯的离开。

可是我越来愈频繁地想起,第一次见他的欣喜。

戒不掉烟瘾,更戒不掉他的瘾。

我抽得越来越多,这能让我好受一会。



我拿到了荣耀,却染上了戒不掉的瘾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写在后面:
故事梗概是一个老叶喜欢上小蓝但是没有说出口,最后拿到奖杯却发现离他越来越远。
这个纯粹是歌衍生……和歌有很多重复的地方……enmmmm……我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……歌词衍生?就这样吧……

小甜段子 健康工作和早安吻

有一点点春意老和笔言飞~

蓝溪阁的五个小精灵
蓝桥春雪:@春意老 下周开始我可以换成白班么?
春意老:ok
笔言飞:蓝桥你不爱我们了怎么可以抛下我们。小猪仔哭唧唧.jpg
蓝桥春雪:/微笑 /微笑 我什么时候爱过你。
笔言飞:说好的一起熬夜不离不弃呢你个薄情的男人 我们的山盟海誓呢?
蓝桥春雪:你的山盟海誓又不是跟我/微笑 /微笑 /微笑 @春意老
春意老:@笔言飞 跟谁?
曙光旋冰:哈哈哈哈哈哈.jpg 小笔笔现在有人管你了吧
入夜寒:哈哈哈哈哈哈.jpg
入夜寒:话说蓝桥你为什么突然调班?一脸萌比.jpg
蓝桥春雪:调整作息时间 健康工作五十年
笔言飞:呸 是调整作息时间多陪某人五十年吧 瞒得挺紧的啊蓝桥 你不说我还不知道
笔言飞:散发着脱团狗的fjgjkllkhgffjk
蓝桥春雪:你不要忘了现在是谁坐在你旁边值夜班 /微笑 /微笑

许博远回到家的时候叶修已经睡下了,虽然他一再叮嘱叶修早睡,昨晚小号最后出没的时间也到了凌晨四五点。
把昨晚走之前熬好的鸡汤用小火继续炖上,许博远洗漱一下,冲了个澡就清清爽爽地上床补觉了。
直到身边的某个热乎乎的东西蹭过来。
“蓝桥大大的鸡汤好香啊~”
“嗯?”许博远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个东西扑上来。
“蓝桥大大也好香啊~”
“醒了去洗漱,等会给你下米面吃。”许博远推了推压在身上的人。
“要亲亲才去洗。”叶修一脸厚颜无耻。
“刷了牙才能亲。”许博远满脸黑线。
“不可以,刷了牙就不是原汁原味的早安吻了。”叶修一边说一边试图亲上来。
许博远觉得自己一定是用尽了力气才把这位大神的脸掰开,然后把人整个从身上翻到另一边床上,然后飞快地把自己全部包在被子里。
“你不也没刷牙么?”
“滚滚滚,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刷了一遍还洗了澡。”
叶修像八爪鱼一样抱住“蓝河卷馍”:“蓝河大大热不热啊?”
许博远憋得满脸通红,一边用背抵住叶修,一边用脚在另一边墙上蹬了一下,把叶修的小半个身子蹬下床:“快去刷牙!”
叶修笑着下床:“刷过牙的早安吻不是正宗的早安吻啊~”

小剧场
话说以后的每个许博远上白班的日子里,他快出门的时候叶修还是一副睡得迷迷登登的样子,但是每次都能准确地拽住进卧室放纸条的许博远要早安吻。
嗯,一边刷过牙一边没刷牙的早安吻~

小甜段子 左拥右抱

微喻黄 注意避雷

叶修觉得,自己答应一起来玩真心话大冒险真是一件非常错误的事情,居然还被喻文州默默地坑了一把。

那厢黄少天还在缠着喻文州喋喋不休:“哎呀好不容易比赛完了我们还赢了,这个助兴游戏叶不修你可不能推掉啊。队长队长队长,老叶的惩罚是什么呀,左拥右抱,这个好这个好,虽然想看叶不修左拥右抱队长但是舍不得啊,那就王杰希和张新杰吧?队长你说好不好呀好不好呀?”

叶修扶额,默默地看向一个讲一个想的两人,下轮一定要坑他们一把……当众亲一个怎么样?

房间的门悄悄地开了一条缝,冒出来个毛茸茸的小脑袋。许博远很不好意思地表示歉意,正要把采购来的零食水果交给这些大神,就被叶修一把拉到了房间中央。

“黄少天你不是要看我左拥右抱吗,甭和你家喻文州咬耳朵了哥这就表演给你看。”

许博远还没消化完叶修的话,就被叶修一把搂进了怀里。
“左拥啊,看好了啊。”
然后就听见叶修小声地提醒自己:“小蓝,抓紧了。”
叶修一矮身,左手依旧搂着许博远的腰身,右手绕过腿弯,整个把人抱了起来。
“右抱,满意了吧黄烦烦?”

-------------小剧场社会蓝分割线------------

叶修满意地看着怀里小保姆涨红的小脸,轻悄地把人放了下来。然而怀里的人一沾地,自己竟然腾空而起进了那人的怀里。
四周刚躁动起来的职业选手们陷入新一轮的沉默:叶不修公主抱工作人员竟然被反抱?


----------------
左拥右抱梗是日常脑洞,如有雷同请见谅,互抱梗来自双北在拜托了冰箱里的片段。
千帐灯刚开了头,有零碎的存稿但是太乱,最近考试多,七月五号放假之后重新理一边发吧……如果有人看的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