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瑾

生亦何欢 死亦何苦

小甜段子 健康工作和早安吻

有一点点春意老和笔言飞~

蓝溪阁的五个小精灵
蓝桥春雪:@春意老 下周开始我可以换成白班么?
春意老:ok
笔言飞:蓝桥你不爱我们了怎么可以抛下我们。小猪仔哭唧唧.jpg
蓝桥春雪:/微笑 /微笑 我什么时候爱过你。
笔言飞:说好的一起熬夜不离不弃呢你个薄情的男人 我们的山盟海誓呢?
蓝桥春雪:你的山盟海誓又不是跟我/微笑 /微笑 /微笑 @春意老
春意老:@笔言飞 跟谁?
曙光旋冰:哈哈哈哈哈哈.jpg 小笔笔现在有人管你了吧
入夜寒:哈哈哈哈哈哈.jpg
入夜寒:话说蓝桥你为什么突然调班?一脸萌比.jpg
蓝桥春雪:调整作息时间 健康工作五十年
笔言飞:呸 是调整作息时间多陪某人五十年吧 瞒得挺紧的啊蓝桥 你不说我还不知道
笔言飞:散发着脱团狗的fjgjkllkhgffjk
蓝桥春雪:你不要忘了现在是谁坐在你旁边值夜班 /微笑 /微笑

许博远回到家的时候叶修已经睡下了,虽然他一再叮嘱叶修早睡,昨晚小号最后出没的时间也到了凌晨四五点。
把昨晚走之前熬好的鸡汤用小火继续炖上,许博远洗漱一下,冲了个澡就清清爽爽地上床补觉了。
直到身边的某个热乎乎的东西蹭过来。
“蓝桥大大的鸡汤好香啊~”
“嗯?”许博远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个东西扑上来。
“蓝桥大大也好香啊~”
“醒了去洗漱,等会给你下米面吃。”许博远推了推压在身上的人。
“要亲亲才去洗。”叶修一脸厚颜无耻。
“刷了牙才能亲。”许博远满脸黑线。
“不可以,刷了牙就不是原汁原味的早安吻了。”叶修一边说一边试图亲上来。
许博远觉得自己一定是用尽了力气才把这位大神的脸掰开,然后把人整个从身上翻到另一边床上,然后飞快地把自己全部包在被子里。
“你不也没刷牙么?”
“滚滚滚,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刷了一遍还洗了澡。”
叶修像八爪鱼一样抱住“蓝河卷馍”:“蓝河大大热不热啊?”
许博远憋得满脸通红,一边用背抵住叶修,一边用脚在另一边墙上蹬了一下,把叶修的小半个身子蹬下床:“快去刷牙!”
叶修笑着下床:“刷过牙的早安吻不是正宗的早安吻啊~”

小剧场
话说以后的每个许博远上白班的日子里,他快出门的时候叶修还是一副睡得迷迷登登的样子,但是每次都能准确地拽住进卧室放纸条的许博远要早安吻。
嗯,一边刷过牙一边没刷牙的早安吻~

评论

热度(47)

  1. 殇影顾瑾 转载了此文字